• hkd_sanyz

唯有山水寄厚愛


大東山落斜倩影例位

我最敬重的其中一位山友,近來諸事不順,幸好在一個山系網站覓得新地盤。粒粒繁體字除了為他釋懷,亦為網上山友提供一個全新角度欣賞香港山水,實在欣慰。 他自稱麥理浩年代出生的香港人,熱愛遠足活動二十年,在香港山野留低不少足印,出過行山書《香港山野足印(一)》,亦有參與郊野公園系列文章。 他的行山群組「戴緻賢山野間」,人人都習慣這個「口水多個浪花」的團長,每次郊遊在起點集合,未出發就以山論政,公共運輸、明日大嶼、一帶一路,無所不談。 閒時主辦親子行山路線,帶領自己女兒、內子及其他家長朋友仔一同享受大自然生趣,他所做一切原來都離不開「以生命影響生命」。 最近,他慨嘆「人到中年百事哀,唯有山水寄厚愛」,形容際遇好壞,絕非勤力二字就可下定論;快到四兜,行業萎縮,朝不保夕,生活飄泊,實為悲哀。心靈失去平衡,自然引發很多情緒病,更導致很多城市悲劇發生。 他愛行山,因為山上能令他重拾希望。 我作為一個小隊友,每次聽其言、觀其行,不其然有一種共鳴:漫漫人生,總有高低起跌,誰也避不過,既然早晚也會發生,倒不如反客為主,嘗試感應未知,推動自己適時變陣應戰,而不是終日被負面感覺帶著靈魂遊走。 我愛行山,更愛夕照晚霞,因暗暖的天色沒有黎明般刺眼,人的心靈恍如接通天地一樣,在微風拂動下,內心竟又誕出一個忠於自己的新指引。 延伸閱讀:《人到中年百事哀 唯有山水寄厚愛》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YouTube Icon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
  • Black YouTube Icon